• 中联复兴

    最新资讯

    系统管理员

123456该作者其他文章

  • 公安部出台28项便民措施方便群众办事创业

  • 李克强:力推商事制度改革激发创业引力波

  • 李克强对首届中国”互联网+”大学生创新创业大赛做出重要批示

  • 央行副行长:人民币将转而以一篮子货币为参照

  • 中国财政部副部长:全球经济存在下行风险G20需加强政策协

  • 国家税务总局发布《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和津巴布韦共和国政府对所得避免双重征税和防止偷漏税的协定》生效执行的公告

  • 安徽省人民政府办公厅关于 支持多渠道灵活就业的实施意见

  • 工业和信息化部办公厅关于公布工业产品绿色设计示范企业名单(第二批)的通知

  • 支持实体经济发展自然资源政策清单

  • 关于深入推进创新创业发展培育专精特新中小微企业的实施意见

<<  返回列表
  • 网红车企亏了42亿

    中联复兴 2023-01-14    阅读: 58

    2019年暑期档,《哪吒之魔童降世》豪取50亿票房,爆火全国。

    作为一部电影,它不会想到它居然还能拯救一个车企品牌。

    影片上映的前一年,哪吒汽车正式诞生。

    之所以叫哪吒,有个重要原因是穷,没钱打广告,于是叫“哪吒”蹭热度。

    但是这名字太孩子气,加上*车的销量不佳,团队决定弃用“哪吒”。

    《哪吒之魔童降世》的爆火让他们改变了主意。

    接下来,哪吒汽车不仅没改名,还把“我命由我不由天”变成了slogan,沿用至今。连会议室都叫做姜子牙、敖丙、李靖……

    三年后,哪吒汽车似乎真的做到了“我命由我不由天”。

    2022年,哪吒汽车累计销量152073辆,同比增长118%。

    这是个蔚小理都从未做出过的成绩,哪吒汽车成为了*个年销量突破15万辆的新势力品牌。

    可是有两件事很尴尬。

    *,估值不断下滑。2022年7月,估值250亿元,如今仅剩107亿,不到半年缩水超百亿元,不到蔚来市值的1/10。

    第二,相比蔚小理,哪吒汽车在生活中的存在感太弱,有媒体甚至质疑销量造假。

    一个宣传哪吒汽车销量的视频下的网友评论

    明明已经干成了一方霸主,却还是被人当做小弟对待。

    今年*黑马,

    过去只是个“又穷又low”的小透明

    很长一段时间,哪吒在业内都是个小透明,甚至被认为是“PPT玩家”。

    关键在于搞不到钱。

    蔚来的李斌曾说没有200亿不要造车,后来又把门槛提升到400亿。去年3月,小米官宣造车,首期投资就是100亿元,预计10年内投资金额100亿美元。

    哪吒寒碜多了,至今只融资了不到200亿。

    没钱又想打出名堂的哪吒,闹出不少骚操作

    最著名的一次是吴亦凡出事后,其市场负责人提议请他做代言人,在群里赢得了阵阵马屁声。

    2019年,哪吒还因在国旗上印广告,被国家相关部门点名警告。

    的确是出名了,但品牌形象也顿时变low。

    比起没钱搞宣传,没钱的*挑战是活下去。

    李斌曾表示,自己从不主动找投资人,很多投资人是自己找上门的。以及,他搞定马化腾,用了1个小时,搞定刘强东只用了15分钟。

    人比人气死人,哪吒求爷爷告奶奶地找投资,也鲜有人搭理。

    创立初期,哪吒的每轮融资都困难重重,公司曾不得不裁员求生。“那时候,我们不是三个月死掉,而是一个月可能就死掉了。”联合创始人兼CEO张勇说。

    2021年前,张勇和团队见了不下200个投资人,也仅仅拿到几十亿融资。

    所以当李斌被说是2019年最惨的人时,张勇在一个饭局上对李斌调侃:“蔚来很惨,好歹也有名气,我们一路惨过来没人知道。”

    都是新势力,哪吒为何如此不受待见?

    这还要从哪吒自身上找原因。

    哪吒是合众新能源汽车旗下的产品品牌,后者成立于2014年,和蔚小理算是同期成立的新势力。

    当时,没有造车资质的蔚来、小鹏都选择了代工,赶紧把车造出来,拿下了先发优势。

    合众则是向国家审批,直到2017年才拿到造车资质。

    起了个大早,却赶了个晚集,难免被追风口的投资人选择性忽视。

    此外,哪吒的创始人方运舟和联合创始人张勇都是传统车企出身,在吸引投资方面有很大“劣势”。

    貌似中年李荣浩的张勇表示,他和很多投资人谈过,投资人认为哪吒缺乏互联网基因。

    更关键的是,由于不熟悉资本运作,他们只能求助于地方政府的投资,因此政府占股比例远高于创始团队。这种股权结构让一些投资人避之不及,认为核心管理层与公司利益绑定不深,很难共进退、谈未来。

    有钱男子汉,没钱汉子难。汽车领域的哪吒并不热血,日常皆是憋屈。

    高喊“为人民造车”,人民却不太想买单

    “哪吒不做富人的玩具,只做老百姓买得起的车。”在*粉丝节上,张勇如是说。

    科技平权和为人民造车,一直是哪吒很喜欢喊的理念。

    说白了,就是“低价+农村包围城市”

    例如,2018年11月,哪吒的*产品N01在广州车展上正式上市,价格不到8万。两年后推出的哪吒V,价格甚至比哪吒N01还低,5.99万的起售价比同级别的油车还便宜,直接让做同级别产品的友商无路可走。

    “开特斯拉、蔚小理的人,都可以称一声尊贵的车主,哪吒不贵,我们都不好意思用‘尊贵’两字来称呼车主。”一家哪吒汽车销售门店的负责人还曾向记者发出这样奇怪的感叹。

    同时,哪吒在下沉市场广开经销店,全国门店超400家,覆盖200多座城市,地级市的覆盖率超过了60%。

    靠着“低价+农村包围城市”这手在中国屡试不爽的套路,哪吒逆天改命。

    但是销量节节攀升的哪吒,至今仍不被许多人看好,估值半年缩水超百亿就是实证。

    最关键的点在于,哪吒究竟卖给了谁?人民真的买单吗?

    出身北汽的张勇,曾开创To B对公销售的玩法,带领北汽新能源实现年销10万辆的突破,被投资人誉为“在10万左右的价位,国内最懂怎么卖车的4、5个人之一。”

    这个玩法也被他复制到了哪吒上。

    *量产车哪吒NO1,还没交付就获得了5万订单,主要卖给了网约车公司;到了第二款量产车哪吒U,不仅卖给网约车公司,还卖给地方政府。车刚上市一个月,哪吒还在桐乡市政府广场,举行了一个公务用车交车仪式。

    抱上政府和企事业单位的大腿,哪吒的交付量得以暴增。

    只是这种打法撑起的销量,总是被人诟病。

    原因很简单,To G大多是关系驱动,比如桐乡政府就是哪吒早期的金主,很难证明企业竞争力。而且,这种订单很难持续。

    相比之下,做好C端市场才能保证销量稳定,不至于吃了上顿没下顿。

    所以现在宣传销量时,哪吒很喜欢宣传个人用户占比。

    但是哪吒宣传的个人用户占比,却被外界怀疑“数据注水”

    一个有力“证明”是交付量与上险量数据差异太大。

    比如去年10月,哪吒交付18016辆,而10月哪吒的上险量仅有9832辆,对比官方公布的交付量相差了8184辆。

    上险量是指车辆售出之后消费者购买交通强制险的数量,更能体现车企在C端的真实销售情况。

    这不禁让一些人猜测,其个人用户占比有水分,人民对哪吒或许并不那么买单。

    超高性价比的哪吒,人民为何不想买?

    小鹏汽车的创始人何小鹏说过,15万以下造不出智能车。

    对于此种言论,哪吒的大金主,也就是周鸿祎直接隔空硬怼:“你做不出来,不等于汽车行业做不出来,不要小看了中国公司科技创新的能力。”

    毕竟哪吒宣称的是“十万元,也能造出智能好车”。

    可惜一心为人民着想的哪吒,也和其他新势力一样不断亏损。

    2020和2021的两年时间,哪吒净亏损超42亿元。

    相比蔚小理,这样的亏损不算多,但是对于一直抠抠搜搜过日子的哪吒,*是压力山大。

    归根结底,原因在于:它卖得还不够爆。

    虽然2022年哪吒创纪录地卖了15万辆,但是别忘了,它主打的是低价车型。

    张勇自己对销量也不满意,坦言:“和蔚来他们比,我的目标市场比他大好几倍,所以哪吒虽然在月度销量上跟他们持平,但是我认为他做得比我好,只有我超过他两倍三倍的销量的时候,我们才算跟他一样优秀。”

    而且去年12月,哪吒的单月销量为7795辆,环比暴跌48%,连续两个月销量环比下滑,更是暴击。

    哪吒对人民的一片真心,终究是错付了。

    但是人民对它不那么感兴趣,理由也很充分。

    虽然哪吒卖得便宜,但是初期它打出名堂,靠的是和网约车、出租车公司以及政府合作,因此一度沦为了网约车的代名词。

    谁也不想被认为买了一辆网约车。

    另外,哪吒没有一个显著的竞争力。

    蔚来有高端服务,小鹏有智能、科技,但哪吒只有性价比,也是最容易被复制的竞争力。

    比如3万元的五菱宏光MINI EV,一辆只赚90元,但是自从它引爆市场后,奇瑞、长城、长安等车企也都依样画葫芦地跟上,现在连这90元都越来越难赚了。

    与此同时,哪吒打性价比,也意味着很难有太大的技术优势。

    比如自动驾驶方面,哪吒直到2021年7月才开始研发自动驾驶,比同行晚了不止一年两年。

    更尴尬的是,2020年初,哪吒向科创板提交了上市申报,但科创板在对哪吒进行企业科技含量审查之后,认为哪吒不具备科创板上市资格,不予通过。

    背后原因还是没钱。2021年,蔚小理的研发投入在30亿元-50亿元之间,接近哪吒全年的总收入,令它望尘莫及。


    只要是新能源汽车,未来肯定还是要拼智能化。

    而没钱还想搞研发的哪吒,连内部员工都在质疑,“还没学会走就想跑”。

    结语:

    过去8年,造车是*风口。仅在2018-2020年,就有近200家新势力成立。

    如今还活着的新势力,掰着手指加脚趾就能数得过来。

    大浪淘沙后还在坚持的车企,都有某些过人之处。尽管不论是蔚小理还是哪吒都各有各的问题,但是瑕不掩瑜。

    能活到今天,它们都有靠谱的一面。

    张勇说:“新能源汽车赛道是一场马拉松长跑而不是百米赛跑。”

    以及,“不管是什么模式,首先得聚焦用户、把产品服务做好。我们首先提供的是产品,不是智能驾驶的功能,不是换电服务,也不是系统,提供的就是产品。”

    不画饼不吹牛,摆正位置,即使暂时被视为“又穷又low”,胜负也犹未可知。

    如果能这样坚持下去,“为人民造车”就不会是一厢情愿。

    【本文由投资界合作伙伴微信公众号:金错刀授权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如有任何疑问,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投资界处理。

返回列表
公司:山东领信信息科技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地址:济南市高新区新泺大街1299号鑫盛大厦二号楼16层
电话:0531-66668888          传真:0531-86963888
网址:http://www.leadthing.com.cn